新華網 正文
限塑令實施11年 “塑戰速決”不能只靠可降解塑料
2019-09-12 08:29:33 來源: 科技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限塑令實施11年,廢塑料不減反增

  “塑戰速決”不能只靠可降解塑料

  據外媒報道,印度總理莫迪近日在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締約方會議上表示,印度將在幾年內向一次性塑料“說再見”,并將致力于開發環保的替代品以及高效的塑料收集和處理方法。這不禁讓人聯想到我國執行11年之久的“限塑令”,以及某些行業至今難改的我行我“塑”。

  目前,包括我國在內,全球共有近90個國家和地區采取了不同措施限塑,包括我國在內的15個國家和地區已明令限塑。盡管我國的大超市已對塑料購物袋收費,但菜市場、小商超里的超薄塑料袋依然是免費使用的。特別是在互聯網興起后,外賣、網購等成為了塑料使用大戶,這些塑料并不在“限塑令”的限制范圍內。這使得我國塑料袋年使用量超過400萬噸,消耗量不降反增。限塑行動為何受阻?面對廢棄塑料對環境的危害,又該如何解決?

  落地已久 “限塑令”執行并不樂觀

  2018年是限塑令“落地”的第十個年頭。為了解各地的執行情況,民間社會組織“零廢棄聯盟”聯合其他環保組織志愿者對北京、深圳、沈陽、合肥、洛陽、寧波、江西樂平、四川榮縣、安徽阜陽三合鎮9個地區的1101家線下商品零售場所進行調研,并于2018年5月31日發布《限塑令十周年——商家執行情況調研報告》。該報告指出,線下零售場所執行“限塑令”的情況不容樂觀——在979家提供塑料袋的門店中,達到“塑料袋標識合規”“厚度達標”“收費”等要求的有89家,僅占9.1%;36家門店遵守“限塑令”所有規定,僅占3.7%。

  盡管大型超市和全國連鎖便利店對“限塑令”的各項指標均執行最為嚴格,但調研發現,這兩類門店也是提供不受“限塑令”約束的平口袋、保鮮膜等其他塑料膜類包裝最為普遍的場所,提供其他塑料膜的比例為45%、35%,明顯高于16%的全國平均水平。

  零廢棄聯盟政策研究員謝新源說:“這意味著大型超市和便利店在很大程度上用其他塑料膜類包裝替代了受‘限塑令’約束的提攜式塑料購物袋,這并不符合‘限塑令’制定的初衷,即減少白色污染。”

  中國科學院理化技術研究所研究員、工程塑料國家工程中心主任季君暉指出,2018年,我國消耗掉的外賣包裝可能達231萬噸。而普通塑料餐盒、餐具及其包裝袋,大多是不可降解的普通塑料。

  在志愿者調查的30個外賣樣本中,外包裝提供的提攜式塑料購物袋的有23個,占77%。其中,83%完全沒有標識,不合規的高達96%。除塑料袋外,外賣產品中還包含勺、叉等一次性塑料用品,用量最多的是一次性塑料餐盒。而網購平臺使用塑料粘口袋、編織袋非常普遍。“這反映出,‘限塑令’應隨著社會發展而做出相應改變,擴大限塑的范圍和種類。”謝新源說。

  物美價廉 塑料難禁也難回收

  生活中可以少用甚至不用塑料制品嗎?大多數人認為這很難做到,因為塑料制品使用起來真的很便利——“市場上的生鮮、湯汁等商品只能用塑料袋裝”“塑料包裝比紙質包裝更結實防水,比玻璃或金屬包裝更便宜、更抗摔耐磨”“塑料制品可以一次性使用,省去了布袋需要隨身攜帶或反復清洗護理等方面的麻煩”……即便商場早已不提供免費塑料包裝,大多數消費者仍然認為其使用需求遠大于使用成本,對塑料制品的熱衷難以擯棄。

  不生銹、耐腐蝕、不易碎、重量輕、成本低、使用壽命長、絕緣、透明和防水……憑借這些優點,塑料被廣泛應用于工業、醫療、建筑和日常生活等方面。據統計,2018年,全世界共生產塑料3.5億噸;預計到2020年,全世界塑料的生產和使用量將達到7億噸。

  “塑料制品的出現,無疑給人們的日常生活帶來了諸多便利,同時也帶來了嚴重的環境問題。”季君暉說,從目前的塑料廢棄物走向看,回收的塑料僅占35%。沒有回收的塑料垃圾中,焚燒或裂解的約占12%,在自然中積累、陸地堆積或填埋的占46%,進入海洋的占7%。“普通塑料的降解周期一般長達上百年,而回收再生技術是解決塑料污染的最有效措施。但現在塑料廢棄物的利用率不超過35%,還有超過塑料制品總量15%的塑料廢棄物,不具備回收的價值和回收可行性。”

  根據再利用的屬性,再生塑料原料要求是成分比較單一的廢棄物,如工廠邊角料、易分揀廢棄物等,而且清潔衛生、性能良好。季君暉說,目前,大量塑料廢棄物由于品種混雜多樣、污臟,只能作為固體垃圾填埋或焚燒。另外,如鋁塑復合膜、紙塑復合材、袋漆膜產品等多種組分無法分離或分離困難的,煙蒂、餐盒等在使用過程被污染了的;還有塑料袋、日用塑料包裝物等體積大、重量輕,無法運輸、收集不經濟的,只能成為長期存在的“白色污染”。

  季君暉說,填埋法是目前處理無法回用的廢棄塑料垃圾的主要方法。但是按照我國廢棄塑料垃圾量來計算,填埋每天需要土地4萬平方米。填埋后,塑料難以降解成為永久垃圾,還可能產生滲濾液污染地下水、大氣和土壤。“焚燒能收回熱能,但會產生包括氯化氫、二噁英、多環芳烴等復雜廢氣,造成大氣的二次污染。因此,需要專業的焚燒設備和技術,投資大、設備易損耗、運行成本高。”

  多管齊下 推進限塑要標本兼治

  “零廢棄聯盟”政策顧問毛達博士認為,“可降解塑料袋”并非是解決塑料袋污染的“靈丹妙藥”。他表示,目前市面上大部分完全可生物降解塑料產品,是在工業堆肥條件下的可降解,而非自然條件下。加上目前缺乏明確標準,市面上很多“可降解包裝”可能是含有增強生物降解的添加劑的石油化學原料,或是兩者混合物,只能部分降解而已。

  “即使真正完全可降解,普通公眾也沒有能力,不會實際上將可降解袋和普通塑料袋分開投放。城市也缺少單獨的回收處理體系,可降解袋實際上得不到降解,仍然和普通塑料袋一樣進入填埋場或焚燒廠。”毛達說。

  季君暉說,特別是在海洋中,由于溫度低、特異性微生物種類和數量少,生物降解速率明顯慢于土壤,國內目前也尚無生物塑料海洋降解的相關技術和產品。

  不過,技術進步為廢棄塑料回收再利用提供了新道路。據季君暉介紹,他們研發的熱機低壓成型技術,將以往無法回收利用的廢棄塑料混合物(含量不低于80%的聚烯烴混合物)生產為工程管道、地面磚、建筑模板等塑料制品。

  據統計,該品級的塑料廢棄物超過所有廢棄物的40%,包括含有生活垃圾等生物質、小顆粒金屬,以及土、小石子無機物的塑料垃圾,如棚膜、地膜等農業垃圾以及飲料包裝物等生活垃圾,如此一來,可將塑料廢棄物資源化比例從目前的35%提升到75%—80%。

  2017年7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隨著進口廢塑料的逐步禁止,國內環保要求急劇提升,需要深度挖掘國內廢塑料資源,完善回收體系建設。”季君暉建議,國內應加強回收,并在源頭做好分類,形成以政策為主導,以回收站點為基礎,建立分揀、加工中心,以集群化的分揀中心及加工中心為節點,形成廢塑料回收加工利用網絡和產業鏈條等。還要研究廢塑料的精細化分類、塑料再生的關鍵共性技術,向高附加值產品升級。

  業內專家表示,除采用技術手段外,提高全民禁塑意識、樹立環保全新理念也該同樣重視、同步落實。對此,監管與執法部門應同時介入,對免費提供塑料包裝的企業、商戶特別是電商進行公示批評,嚴重者可列入黑名單、吊銷營業資格;在實體商店和電商平臺開展環保包裝反饋活動,鼓勵用戶向監管部門反映使用塑料過度包裝現象,并給予相應的獎勵或表揚;以社區或村委會為單位,定期組織放映關于塑料污染的影片等,宣傳或限量發放環保材料制成的拎兜、包裝盒等;與相關企業合作,提升環保材料的質量和“顏值”,讓消費者愛上環保產品。(記者 李 禾)

?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劍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舉行
全國少數民族傳統體育運動會開幕式舉行
白露到 曬核桃
白露到 曬核桃
初秋那拉提
初秋那拉提
深山·村小·三十七年
深山·村小·三十七年

?
010030090900000000000000011107001124988515
性感美女视频直播,性感美女诱惑在线,性感视频,美女视频欣赏